首页      走进东滩      新闻时讯      安全生产      经营管理      企业文化      党建之窗    工会工作      东青在线      纪检监督     
 
  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折 菜
2020-09-21

说起打包印象最深的经历,莫过于小时候发生在农村里红白大事的宴席上。

打包,我们那里叫“折菜”,也只能发生在村里面的红白大事宴席上。小时候生在农村,物质生活极度匮乏。一日三餐尚不能解决温饱,偶尔出去吃一顿饭,都是你争我抢,哪里还会有剩饭?那是真正的光盘行动,连菜汤都会用馒头蘸擦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农村的红白大事,大都是流水席,一般会设在主家门前的大路上。主家为充门面,宴席饭菜一般都准备的比较充足。杀猪宰羊,鸡鱼肉蛋,煎炒炸炖,可以说有时比春节盛宴还要丰盛一些。那几日是全村人最开心的日子,吃饭管饱,酒水喝足,并且宴席过后一定要有剩余才能显示出主家的慷慨。所以,“折菜”也只能是红白大事过后才会发生的事。主要宴会的那一天,俗称“正桌”,那天会有主家最尊贵的客人到来,所以格外隆重。村里的大娘大婶小媳妇们会安排人员帮忙,十人一桌,有主宾有陪客,坐满即刻开席上菜。客人们推杯换盏,举箸夹菜,直至吃饱喝足,感谢主家的盛情,满意归去,主家的大事才算是落下帷幕。

“折菜”的环节就在这时候开始上演。村里的大娘大婶小媳妇们早已准备好几个刷洗干净的大盆、大桶。我母亲个子高,嗓门大通常由她指挥姊妹们把每一桌相同的菜系全部归拢在一起,米饭、馒头分别收拢。荤菜、素菜等分门别类倒在不同的盆里或是桶里。就这样一桌一桌地进行清盘。全部收拾完毕后,再按照比例挨家挨户给村民们送去,直到送光见底。(赵静)



上一篇:瞪 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