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新闻时讯>东滩要闻>
东滩要闻
 
【抗击疫情】和“记者”重名的喷药人
2020-02-12

早上7:00,穿上工作服、裹了棉衣、戴好口罩,40岁的机修工王健和其他职工一起,在水电队大院里集合、点名、测量体温。

准备就绪,我和带好工具准备上岗的王健出发了。听说我也叫王建,他显得很激动:“一家子,以后你多宣传宣传水电暖工人!”

1月29日,春节一直在加班的王健听说,队里根据矿上安排,抽调20人参与消毒防疫工作,分成两个小组。他当即找到队长任广伟和班长李召洪报名。

根据分工,王健和另外一名职工负责教培中心、职工医院、退管中心、工会办公楼、印刷厂等公共区域的消毒。

“为了确保每个角落都不遗漏,每天手机显示都一万步以上。” 一边在工会办公室走廊进行喷洒,一边和笔者交谈的的王健说。

“我以前在社区中心管道班,援建贵州五轮山两年,回来后一直在水电队干机修,对喷雾器啥的不懂。幸亏队里安排专业人员手把手授课,除了熟悉喷雾器的操作技能和消毒液药品的相关知识,没想到消毒液的配比浓度、喷洒标准很有一套的学问!”

“以前我看人家喷药可简单了,一干起来才知道不轻巧。”近三十斤重的老式喷雾器贴在王健后背上,他一只手拿着喷管,另一只手在起压杆上不停摆动,“喷的时候,还要注意行走速度一致,药液喷施要均匀,会议室门把手啊垃圾桶啊等重要部位覆盖要全面,不要重喷、漏喷,以药液湿润表面而不产生流滴为宜。”

“消毒液稀释了还是有刺激气味,咽喉痒并且发涩,口罩也挡不住汽化后的渗透,手上脸上都有被侵蚀的痕迹。”王健说,“每天闻着消毒水味,我觉得反而更有意义。

“苦点累点应该的,俺单位运行班长朱玲带着10个40多岁的女工,负责全矿工业广场、生产车间、办公楼、单身楼的卫生消毒消杀,她们身体都不很壮,但干活劲头绝不比男人逊色,人家才是女汉子。”

“眼下,全矿复工复产了,疫情防控难度加大,每项工作都需要人来做,每个人多做一点,疫情就能早一天过去。”

坐下来稍作休息,王健对笔者说:“办公室的每天写写画画,风刮不着雨淋不着,挺轻松?”我叹了口气:“都不容易!”

春节前,因为负责筹备矿职代会,我不能回家探望腿部骨折做手术的弟弟,遭到家人埋怨;春节后,为了完成媒体约稿,放假的我来往于区队班组和矿疫情防控点,癌症晚期在医院的岳父打电话说,小建忙,就不用来了!……

“春天来了,疫情也该终结了,一切都会好起来!”背起喷雾器的王健和我挥手告别,又匆匆赶往下一个消毒地点。(王建 陈勇)



上一篇:“匿名”志愿者千副医用手套赠送疫情防控青年突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