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记忆中的腊八粥
2019-12-31

不经意间翻开日历卡,最后一张了。我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翻开新日历,第二天赫然记录着腊八节,腊八粥伴随着浓浓的记忆一缕缕从脑海中扩散开来。

幼小的时候,有一天,母亲说明天是腊八,要喝腊八粥。我问母亲腊八节为何要喝腊八粥?母亲黑着脸说小孩子不能多问,忌讳。

腊八那天一大早母亲就把准备好的各种食材:黄豆是头天晚上就泡上的,用石头对窝子捣碎,还有小麦、小米、大米、玉米糁、粉条、萝卜条、大白菜叶等放在锅里一起煮。我感觉那个粥煮了很长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终于等到母亲说:“差不多了。”我迫不及待地一步窜到锅灶前。当母亲掀开锅盖的时候,一股米香混合蔬菜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神情恍惚,垂涎欲滴,真有那种“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几回尝”的感觉。母亲盛上几碗粥刚放在锅台上,我就急忙伸手去端,母亲一拍我的小手说:“馋猫,一会有你喝的。”她先盛上一个大碗腊八粥,恭恭敬敬地捧到灶前张贴的灶君夫妇面前,请他们享受第一碗腊八粥,并念念有词感恩大神大仙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安居乐业等;再端上两碗来到正堂八仙桌祖先灵位前,点上一炷香,把腊八粥供奉在桌子上,然后恭恭敬敬磕上三个头,请祖先辈们回家来一起过年,保佑全家老少身体健康,学习进步,工作顺利,家庭和睦,事事顺心。

腊八饭也叫“大家饭”,勤劳善良,乐善好施的母亲每次做腊八粥都会做上满满一大锅,吩咐我们这些孩子给左邻右舍送去一碗,村中年岁大的和孤寡老人也是必须要送到的,自己还没吃到嘴,大半锅腊八粥就送了出去。当然,邻居们也会把他们煮的腊八粥赠与我们,家里再穷,你来我往也有浓浓的乡情味。就这样,在我生命的道路上,最初体会到舍与得、来与往的人生道理,并从中得到了快乐。

腊八节喝腊八粥、祭祀的风俗一直延续到全家随父亲农转非从安徽淮北迁到山东邹城。记得那一年刚来到东滩,我们家还没有分到住房,只能暂时住在单身宿舍楼。到了腊八那天一大早,母亲还是按照老家的风俗煮了一大锅腊八粥分送给左右邻居。不知被谁传出,几号宿舍楼的几号门有腊八粥随便喝。于是就有了一群单身青年男女嘻嘻哈哈到我家来喝腊八粥,好不热闹,我也因此认识了一些大哥哥大姐姐,并在后来的相处中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搬入新居后,一碗腊八粥拉近了来自天南地北的邻居们,母亲的腊八粥成了邻居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后来,两个姐姐也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炮制老家的那种腊八粥,可我却怎么也喝不出母亲的味道。还是母亲做的腊八粥滋味足,最醇香。可我的母亲已于三年前永远离开了我们,那种浓浓的特殊的味道只能永远的留在我的记忆深处了。(赵静)



上一篇:给它们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