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进东滩      新闻时讯      安全生产      经营管理      企业文化      党建之窗    工会工作      东青在线      纪检监督     
 
  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给它们留的
2019-12-06

霜降过后,树上的叶子都纷纷落叶,楼下刘阿姨家的石榴树也不例外,例外的是她家的石榴树落叶后,石榴树上仍挂满了又大又红的石榴,我住在三楼,刘阿姨住一楼,我和刘阿姨的儿子陈勇是朋友,和她家陈叔叔是钓友,两家比较相熟悉。于是我趴在窗台上问:“为什么每年这么多石榴没有摘掉?”,“这是给它们留的”,我知道它们指的是鸟儿们。

每年春天来临,院内的这棵大石榴树积攒了一冬天的能量可劲儿开始发芽,继而抽枝吐叶,一段时间,整个石榴树如大伞一样被绿油油叶子覆盖,鸟儿们在枝叶间翻腾跳跃,高声鸣唱,俨然成了它们的家。

到了五月份的一天,妻子惊奇发现石榴树枝头间开了一朵红色石榴花,没过几天,石榴花都像比赛似的竞相开放了,满树红彤彤的煞是好看,鸟儿们仍在上面蹦来跳去,陈叔叔知道,一朵花就是一个大石榴,怕它们 碰坏了花朵,就在下面驱赶,它们哪里肯听,早就认为这里就是它们的家了。

六月份后,石榴花脱落后,青涩的小石榴挂上枝头,陈叔从卖香油处买来麻饼,进行一次追肥培根浇透水,经过一个整夏季生长,到了八九月份表皮变红,籽粒饱满,通常刘阿姨家的石榴都是在八月十五前开始采摘,用一个叉梯,陈叔叔上,刘阿姨扶着,从下面开始够着摘,高处的够不着就算了,安全第一嘛,通常我看到他们在忙活,会跑到他家院子里帮忙,其实就是去吃,刘阿姨家的石榴是那种个大皮红蜜甜的那种,每年二老都要送给我们几个品尝。

但我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年陈叔刘阿姨他们家都会在树上面留有不少石榴,今年就有二十五个没采摘下来,我有些疑惑的问刘阿姨,她说,过几天你从上面就会看到,是给它们留的。果然有一天真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朵万朵桃花开一样,呼啦啦飞来一大群麻雀、山小雀、白头翁等鸟儿,对着剩余且裂开口的石榴猛啄起来,它们的鸣叫声又引来了一群鸟儿,那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最后把大喜鹊也给招来了,大喜鹊一来,小鸟儿立刻让位飞走,原来任何地方都有“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刘阿姨和老伴一边打扫鸟儿们在树上制造的垃圾,一边看它们斗来斗去,一边哈哈大笑。

古人有许许多多爱鸟的例子,他们更知道青山绿水共为邻是鸟儿们的天堂,陶渊明爱鸟,在他 住处周围全部栽下树木引来鸟儿筑巢,看书著作听鸟鸣是他三大爱好。林语堂爱鸟,不独是喜听鸟的婉转歌唱,也爱鸟的形体。他认为世界上的动物数鸟最俊俏。在《鸟》中,不惜花大量笔墨,惟妙惟肖地描写各种各样枝头鸟的体态,观察之细致,比喻之贴切,无人匹敌,为世人留下宝贵素材,写到此处,忽然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一句劝勉人的话语: “天上的飞鸟也不收也不种,也不会纺纱,上帝尚且养活它,何况咱.”这么一句经典话语。更深深理解了刘阿姨陈叔叔“给他们留的”这句真挚的爱语。(赵静)


上一篇:【“不忘初心、砥砺奋进”文学作品征文】东滩是我家,我爱我家——来自于矿印刷厂的一份感恩下一篇:记忆中的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