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春之歌
2019-03-12

夜深人静,是听力发挥到极致的黄金时间。很多人不习惯“落针可闻”的那种文绉绉,那样的“小题大做”,一句“一根针掉地上”,简单明了,土气十足,静就被渲染到极致。是的,生活本来就是一切艺术加工创造的本源,正所谓:“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于是,我想在忙碌的白天之余,听一听夜晚万籁俱寂时造物主的一点“私心”。

或者是突然之间,或者是我的听力经过一段时间的人为过滤,我似乎听到了植物拔节抽芽的声音,这声音如细丝又若蚊蝇,就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声响,欢欣鼓舞地打破了鸦雀无声的寂寞。我仔细地听着,大气不敢出,生怕纤毫的风吹草动,惊到了它们的表演。我猜想,若是马上出去给它们号上记号,第二天再去观察,它们一定是有所长进的。

大自然不会欺骗人,春天就是这样的生机勃勃,在低调中奋进,越努力越可爱。难怪朱自清对春天青睐有加,“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多么的含情脉脉,多么的深入人心,春天就是这样的惹人喜爱。李白对于敬亭山写下了“相看两不厌”的烂漫诗句,我猜想朱自清对于春天的情感,用同样的诗句来概括也难说不妥。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万物萌动的最佳时节,在此时节,我环顾我的身边人和物,农田开始忙碌,连那些蛰伏在黑土地里的“缩手缩脚”的慢性子蚯蚓,也安耐不住迎风奔跑的喜悦,黑压压、一排排,如训练有素的战场勇士,跋山涉水,从一个小领地,去征服下一个广阔天空。动物世界,相生相克,这些忙碌的勇士,警惕心大为放松,此时早起的鸟儿盘旋于明净的天空,它们饿了,此时一向可爱的它们却像死神一样正盯准了它们,只需一口,就足以证明食物链的转动生生不息。

《黄帝内经》中有“春三月,此谓发陈”,其意为生发新的,代谢旧的。一点不假,你看那冬天里黄几几的野草,一到春天,就时来运转,卷土重来,绿油油、亮晶晶,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它们蛰伏低头,然后伺机而动本领真不可小视。春天养生,讲究夜卧早起。冬天里,为避免寒气伤人,很多人选择“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立春以后,寒气渐退,生气暗涨,这时候“春眠不觉晓”反而让人发困,影响一天的工作生活。“迟睡韶华早,炊烟处处香”,当你还认为时间尚早的时候,四野的炊烟早已舞姿妖娆,下地干活的男男女女早已热火朝天、流泻千里。美好的生活像作一幅油画,你添一笔,它就多像一分,越用心越美丽。懒惰的人不适合当画家,因为没有人会把一张白纸当成艺术品。

我喜欢在春天里放声高歌。因为春天里山的身体从僵缩中舒朗开来,柔情起来,春天的山林,到处都是山的嘴巴,清风徐徐就有小小的和声,劲风呼呼便演奏了一场盛大的交响乐。惊蛰以后,地气转暖,虫鸣也开始了,鸟叫也欢快了,我置身其间,怎可不高歌一曲,怎任这大好时光白白流逝。

日子如水,岁月如歌,匆匆而逝,在平凡的重复中,我们不烦觅得少许空闲,静下心来,认真听一听春天的声音,兴致所至时,合着春的节拍,唱一首春之歌未免不是人生一大快事。(赵静)



上一篇:母亲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