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秋 末 冬 初
2018-11-27

风,算不上凛冽,但吹到身上已经明显的感到寒意;阳光,还是那么明媚,可照在身上,只能感受到有那么一丝丝的暖意。拗不过喜欢外出的爱人的软磨硬泡,我们就在这秋末冬初的季节交替时又一次投向大自然的怀抱。

电动车信马由缰的走在微微有些颠簸的田间小道上,一大片一大片的新绿充斥着我们的眼帘,那是茁壮成长的冬小麦已经准备好接受寒冬的洗礼。广阔的田野闃寂无声,几只喜鹊在田埂上无声的蹦跳、低飞,不时叨起一撮绒草飞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大树的树叶几近落光,它们的家就裸露在天地之间,三个喜鹊窝呈“品”字形搭建,它们比邻而居,大概是一家人,相互之间好有个照应。

“哈哈哈……嘿嘿……”!一阵喧闹的笑声传来,前面不远处人头攒动,这么热闹!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大片菜地,一垅垅,一畦畦,青翠欲滴,新鲜至极,绿色的白菜、香菜、菠菜、油菜等,每一棵都鲜嫩靓丽,清香无比;红色的大萝卜,头顶绿色的小辫子,可爱至极;灰白的绿叶顶部托起一片白云,那是硕大的菜花……。此刻,一群中年菜农正在热火朝天的在菜地里劳作,他们挥动着手中的工具,收获着属于他们的劳动成果,他们正在品尝丰收的喜悦,每个人都把脸上的皱纹笑成了灿烂的一朵花。

“菜长得这么好,一定有荠菜!”话音未落,急性子的爱人已经站在一大畦白菜地的地头间,随即弯下腰查看。“老婆你看,真的有荠菜!”爱人拔起一棵绿色植物向我大声炫耀,紧接着放在鼻子上深吸一口气,“真的是荠菜,好香!”荠菜,是爱人最喜欢吃的一种野菜,自从那一年冬天,我在寒冷的三九天居然都能从冰冻上挖到了新鲜的冰荠菜之后,对于这种野菜,我想,在任何一个季节里找到它都已不足为奇。“你们要挖荠菜,前面那片树林里应该有,这地方,为了不影响蔬菜生长,我们不停地翻地、铲除,有也是少数。你们去那里,应该能挖到不少。”一位正在砍白菜的大姐善意的提醒着我们。

谢过大姐,我们向她所说的树林走去,那是一片不算太大的杨树林。走进树林,仿佛进了另一番天地!深秋的杨树林简直美到了极致!挺拔的树干,曾经茂密如织的绿叶此刻都已变成了金黄色,一阵风吹过,秋叶纷纷,叶子一片一片飘落在地上,聚合在一起,在秋风中飒飒细语,诉说着不尽的话题,带着秋天独有的魅力,渲染着大地的金黄。“老婆,快到这边来,这边的荠菜又大又多!”爱人欢快的喊叫声把我从陶醉中拉回了现实。一丛丛、一簇簇的荠菜,鲜嫩靓丽,彰显着生命力的旺盛!爱人薅得起劲,嘴里不停地叫喊:“你看,这个多大。”“这个多新鲜”。“哎呀!这个都开花了,开花的更香,更好吃!”“回去你就给我包荠菜水饺吃。”……

“自古逢秋悲寂寥”,为什么要悲秋?“我言秋日胜春朝”,此时此景,的确比春景更胜一筹!四季更迭,时光变换,每一时,每一季都有它特定的美丽,欢快与悲凉,大概取决于当事人的心情和心态吧。看着不远处欢快跳跃的爱人,我忍不住嘴角上扬,亲爱的,有你的地方都是美景!      (孟庆芝)



上一篇:拔 豆 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