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南瓜花开
2018-07-31

缘于自己对两样东西的的癖好:地瓜和南瓜,一年四季都离不开它们,这也是在农村老家养成的习惯,后来知道,它们都是养生的绝佳食品。地瓜要求面积大,长在田野里,只有走出钢铁水泥建筑中才能看到,南瓜就好办多了,在自己工作的岗位周围的空地上种上几颗南瓜和丝瓜,给它们浇水、施肥、捉虫,看着它们一天天发芽、抽枝,上秧,开花,最后在花蕾后面挂一个小瓜妞,天道酬勤,力气没有白费的,今年的花儿特别多,要知道,除非个别是公花不结果外,大部分都会结出一个大南瓜。

一天,看着自己种的南瓜出神,一件小时候的荒唐事涌上心头,那时还在淮北老家,大概五六岁的样子,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小菜园,里面种满了各种菜蔬,那天,我带着弟弟和一帮小孩去菜园玩,每个孩子都从自家地里摘黄瓜吃,而我家菜园靠近村头,地里的黄瓜早被别人洗劫一空,弟弟小,看着别小孩吃,也哭着问我要,我看见和我家菜园挨着的本家大娘地里有小南瓜,就过去,摘了一个,用浇菜的水洗洗,尝尝没有苦味,又给弟弟摘了一个给他吃了。谁知这次惹祸了,大娘是个很厉害又仔细的人,她家菜园有什么东西她都会知道,那天,她到园子里仔细查看,发现南瓜妞少了两个,张嘴就骂了起来,听在现场看热闹的人说,我曾到过她菜园,就一蹦三尺高来到我家门口骂了起来,母亲知道我比较调皮,就问我是否摘了人家的小南瓜,,我深知自己闯祸做的错事,但惧怕母亲管教揍人的厉害,咬牙最终没有承认,大娘最后骂了大半天,累的口吐白沫才离开我家门前,临走放下狠话,第二天还来骂,晚上,母亲给我谈话,要是咱给人家弄坏的,给人家赔礼道歉,赔钱就是,晚上睡觉后,眼前全是大娘骂人的身影,再也睡不着,悄悄起来,摸到她家菜地,捡了几个稍大些的南瓜,在地头给砸了,早上起来,大娘看到这种景象,又是一整天喊骂,又到了晚上,那种气氛的心情到了极点,一再生气,到了她家菜地,将南瓜秧连根拔起扔出菜园地,第二天,大娘看到后,再没有骂,甚至没说一句话,就直接回家了。

后来,随父亲农转非来到了山东,参加了工作。多年后,回老家见到大娘,给她买了很多西,她那时早已到了古稀之年,身体还算硬朗,总是谈起我小时候下河捉鱼上树逮鸟,到她家吃饭打碗的调皮事情,对那次南瓜事情只字不提,

其实,她怎能不知道那是我干的坏事,只是不想说破罢了。

其实,大娘对我还是比较好的,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我调皮,经常给孩子打架,一看是别的村庄孩子,就训斥他们,自己鼻青脸肿的时候,总是安抚到她家,给我摸消炎药水,家里做些比如蒸白面馒头,炒辣子鸡,也总会喊我改善一下生活,

我记得是一个寒冬腊月天,大娘家的大堂哥打来电话,说,大娘重病快不行了,我们几个匆匆赶回淮北老家,到家后还是晚了一步,换上与儿女一样的重孝,我扑腾一声跪在冰泥水中,磕头。大娘高寿九十二岁就寝,临走前,一直喊着我们几个的名字,可惜来晚了一步。我道歉的话也晚了一步。( 赵 静)


上一篇:辨识腐败 倡树清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