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雪 花 飘 飘
2018-01-12

白雪皑皑,四处飘散。轻摇漫舞,蝶翼纷飞,带着满身的恬静与温柔。她来时随风潜入夜,静谧安然,却落了一世界的轻柔与皎洁。飘飘洒洒,田间地头穿起了浪漫白纱,天涯海角一并与她白了头,垂柳的丝绦穿着水晶的礼服袅袅娜娜,冬青从白衫下露出绿的点缀,傲美的红梅伴着玲珑的心更娇艳欲滴。

雪花,这超凡脱俗的精灵,在晚霞彤云的诺大舞台,用娇小玲珑的身段舞出了欢脱轻快的随性与自由,旋转出了阳春白雪的高贵与典雅,把洁白美丽与素雅,贴满爱的标签,洒满人间,渗入每个人的心房。我陶醉了,醉在这朵多情的花中央,醉在这场无言的狂欢里。我似乎看见,一瓣瓣洁白晶莹的花瓣徐徐展开;我似乎听到,和着层层韵律花开的声音;我似乎嗅到,伴着清冽芬芳的香气。

雪花,总是美的化身、美的使者。她从神秘遥远的国度翩跹袅娜、悄然飞旋而至,那翩然风姿、非凡气度就像素洁高贵的仙女,柔缓、多情地摇曳着旋舞翩翩来到人间,给人间带来安宁与祥和。她又仿佛上帝温婉的使者,给人间带来光芒、带来希望,让愁苦哀痛远离人间,让和煦春风徐徐赶来迎面吹拂,送一股清凉甜润的玉色甘泉,让人类品味玉液琼浆的纯洁无瑕。渺渺如羽,簌簌如诉,洒洒如歌,听,这是雪花的声音。静听雪舞,似天籁之音、似呢喃思语、似轻吐衷肠。无论入耳的是什么,总能听到她叽叽咯咯的愉悦,能听到她婉转歌喉里的绵柔多情,能听到她为世人虔心默默祝祷。又或者,安安静静没有一丝一缕嘈杂。也许,是这似有似无、似懂非懂的雪语,恰成了雪夜最精致华美的乐章。

独倚窗边,任袅袅飘雪飞入眼,时而靠近、时而飘远,飘到眼前的那一瞬,错觉中要伸手去接,她却被一阵风带走。索性推开窗,有的雪花心领神会,古灵怪精地跨入窗棂,给我一个猝不及防的吻;有的雪花娇羞地探探头又缩了回去,却更勾起我的赏雪兴致。乘着兴致奔下楼去,来到东滩公园里,沐浴在雪中,尽情与雪花共舞,感受雪花从四面扬扬洒洒扑来的感觉。雪花飘落发梢,轻盈温柔;扑到脸颊,是逗趣的问候;落到唇边,又似天使送来甘霖。我竟情不自禁沉醉了,心情在此刻尽情徜徉在雪的世界里,所有的纷扰烟消云散,轻松与惬意油然而生。带着这一份浪漫与惬意,沐浴在雪中,心旷神怡、神思飘渺。

这飘舞的精灵,在尽情地飞舞狂欢后悄无声息化作滴水,她去滋润大地,她让久旱禾苗张开了甜美的笑脸,她与大地万物热情拥抱,给万物无私的沐浴与滋润,给大地带来无限生机。小身躯,大能量,我沉醉于她的博大胸怀。她用她的冰肌玉骨给苍山以清凉碧绿,给大地以繁花似锦、流光溢彩,给江河湖海以奔腾涌动,让潺潺细流脉脉含情与汹涌长河一起激荡扬波。

雪国的精灵啊,洁白无瑕,不染纤尘,也许是你的品质;调皮追逐,却不急不躁,也许是你的性情;默默消融,润物细无声,也许是你的情怀;落地便不再贪恋晴空,只是悄悄滋润生灵,也许是你的风骨。我沉醉在你洁净与纯粹的品格。

飞雪飘摇,扬扬洒洒。天宇下,苍茫浩瀚,天地相接,如梦如幻。我继续沉醉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阔盛景。 (赵 静)


上一篇:邹城刮起徒步风暴让东滩矿徒步运动“火”起来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