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我的舅舅
2017-11-17

我和舅舅都属猪,他大我三旬,母亲只有这么一个弟弟,自小,我们弟兄姊妹五个都有些怕舅舅,主要是听别人说惹妈妈生气,作为娘家人的舅舅会找上门来揍我们,事实上舅舅是一个少言寡语,爱好广泛,充满智慧的“老好人”。

我自小是从舅舅脊背上长大的,姥姥和母亲要忙地里的庄稼,我就有舅舅带领玩耍,有时骑在舅舅的脖子上尿急了就从舅舅脖子上一直尿到脚跟,他也不生气,舅舅还教会了我写字算术。跟舅舅玩是一大乐趣,他能给我在树的顶端捉到没见过的鸟,在河里捉比别人多一半的鱼,这让我在小伙伴们面前很有牛吹,舅舅爱学习是很有名的,经常见他走路、吃饭、睡觉时书本不离手,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恢复高考后,舅舅成为本乡考取“功名”的第一位大学生,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地区国营五金交化公司,成为吃“皇粮”的人,那时,我们全家很是荣光一阵子,八十年代初中期,物质非常短缺,孩子结婚能用上“四大件”:自行车、缝纫机、录音机、手表、电视等等,别人一定认为这个家庭过得很富有,好找对象,于是舅舅就成了十里八村人“香饽饽”,因为舅舅可以托关系,用购物券买到这些物品,于是也有人光临我们家“寒舍”,央求母亲给舅舅说说情买些需用物品,当然善良的母亲总是有求必应,尽量叫舅舅在能力范围内帮他们完成心愿。我上学后,几乎学费等开销都是舅舅给我,但有次却受到母亲的批评,我们学校有两个水泥乒乓球台,一下课都往哪儿跑,谁去晚了就占不上台了,乒乓球拍一元一副,我同桌想跟我合伙买一副,我没钱又不敢给妈妈要,就把这个事给舅舅说了,想问他要五毛钱,谁知舅舅等休班时竟然给我带回了一副两块的乒乓球拍,还有一桶乒乓球,这事让母亲知道了,埋怨舅舅会惯坏了我。

后来,我们随父亲农转非到了山东,分别后的一段时间,心情异常落寞,好在我们几个相继参加工作后,经常给舅舅打电话问候或寄些东西回家,去年,听说舅舅身体状况不好,大哥开车接他来看病,顺便几个孩子家住几天,我和妻子带他去参观了菏泽牡丹,孟府孟庙,孟子湖,甚至登上了护驾山,每到一个地方,舅舅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连呼美妙,舅舅对书法有些造诣,他用相机拍下书法古迹,回到家好研究。回安徽老家后,已是退休在家休养年近八旬的舅舅又拿起了唐诗宋词、孔孟书籍、增广贤文等书籍背诵起来,并且每一天写一首诗或做一幅画,也经常打电话念给我听,他说多用脑子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他一辈子常说的一句话:“常学习,常思考,多参悟”。这是舅舅给我的启蒙教育。能使人益智、修身、明事理。舅舅在送给我的字画中还有“行百里者半九十”的亲身感受,“聪明难糊涂更难”的内心感言,“地低是海人低为王”的处世思想,“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的做人心得。

“巧多少拙,智多少愚,清多少浊,淡泊人生”,舅舅的教诲,如今已成为我的座右铭。(赵静)


上一篇:雁南飞(散文诗)下一篇:邹城刮起徒步风暴让东滩矿徒步运动“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