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东青在线>青春风采>
青春风采
 
矿区85后90后 如何寻找自己的存在感
2017-09-04

在85后身上,由于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发生巨大的颠覆,他们建立存在感的坐标彻底变了。他们微信这样签名:我想要的,现在就要,因为,我,不耐烦。

90后,一个在互联网上高度活跃、对新生事物充满好奇的群体,不知不觉中已在创业路上各显神通,异彩纷呈……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每一代人都在试图寻找自己的存在感。相信,凡是能冲上去、能散发出来的焰火,都是美丽的。

青春就像掘进机,单调却有方向

1988年出生的郝勇面容白净、身体结实。他只用两年时间,便轻松使用井下迎头风动工具,熟练分辨各种隐患,成长为东滩矿综掘一区二队生产班长。

“我所在班组同事关系特别好”,郝勇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每天心情都不错,干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郝勇决定在这个单位一直干下去。

“操纵风动扳手一定要先挂紧到锚杆帽上,当风动扳手震动的时候要使劲垂直推紧,不然会将帮部锚杆拉拽移位。打帮工具要提前捋线,防止与锚杆钻机打顶风线纠缠,影响撤出速度与下一排上顶时间……”对这些工作细节,郝勇如数家珍。

别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换他来做,分分钟就能解决。“我们明明用的是同一种方法啊,怎么就不行呢?”面对疑惑,郝勇说:“工作就要爱岗敬业,就要将自己所负责范围内的技术学到底、技能练到家。”

一开始学习使用风动工具,郝勇也像其他人一样吃力,每班工作不到两排,手腕就抬不起来。但是他没有退缩,请教经验丰富的“大拿”如何省时省力使用风动工具,并刻意锻炼腕部力量,不断尝试不同角度钻眼、紧帮,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再接着来。靠着这股韧劲,下井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能独立紧帮打帮。

“矿井的兴衰就是自己的兴衰,矿井的利益就是自己的利益。”郝勇认为:“一定要把安全搞好,不给矿上添负担。”

每天上班,郝勇会随身携带两张工作清单,一张是每天下井之前必须仔细对照的分工注意事项,一张是随时记录的安全隐患。

“班前注意事项和班后隐患整改是工作中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迎头是整个单位中最危险的地点,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事故,一定不能放过每一个微小细节。”

对安全的严谨,让郝勇有了“强迫症”,迎头再热也不能脱工作服,掘进机工作时必须检查每个人有没有戴防护口罩,发现现场作业存在安全隐患,立即叫停并带领工作人员现场处理,不解决不开工。

作为一名班长,郝勇深刻体会到好工人不是罚出来的,是靠行动和感情培养出来的。去年8月份,郝勇班在1309工作面掘进。整个面从下井口到施工地点需要一个半小时,路程遥远而且正值夏季高温、条件艰难,还要面对泥岩顶板。不少职工以各种理由开事假、病假、出工不出力甚至直接旷工,整个迎头人员最少的时候加上跟班领导也只有五个人,工作十分困难。

自觉与职工换位思考,郝勇主动与职工谈心沟通,千方百计帮助他们解决困难问题。很快,班里职工出勤正常了,干劲也足了。大伙共同通过帮顶分割作业的办法克服泥岩顶板困难,每班成功向前多掘进一排。

因为支援贵州五轮山煤矿建设,期间妻子生产也没能陪在身边,直到儿子满月才见到母子俩。妻子理解他,“作为班长,身不由已”。

“青春有很多种,我的青春就像掘进机,在不断延伸的空间里,单调却有方向”,郝勇说。

被选择的青春是一生最大的财富

当大家还在为“垮掉的一代”争议不休的时候,90年出生的王超已经在用自己的优异表现为这个群体成功代言:半年时间独立巡查井下整条皮带隐患,一年时间独立规划施工措施。

“这些成绩一直是在‘被选择’‘被需要’中取得的。”谈起自己的成长“密码”,东滩矿机电工区技术员王超说,有时“被选择”虽然要比别人付出更多,但“被需要”的感觉也是战胜困难的“营养”。

2012年,大学刚毕业的王超想出去做生意赚钱。父亲知道他社会阅历不足,思想不够成熟,贸然出去失败的可能性很大,想了个土招——“曲线闯荡”,让王超到煤矿下井接受摔打。没想到王超真在矿上安心下来。

当时王超所在的单位叫皮带工区,十几名和他一块分来的工人被安排在收入低、出力多的机电检修班。对于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来说,皮带巷冬冷夏热,空气混浊,噪音巨大,单条皮带就长达千余米,忙不完的检修任务成为他们的最大挑战。

“青春最起码要有自己拼搏的经历,最后无论成功与否,都是一份财富。” 说这话时,王超到皮带工区已经三个月,正是东滩矿井下采煤工作面过断层的时候,水煤、稀煤、泥岩夹矸经常造成窜仓事故。他们每天检修更换完整条皮带设备后,还要跟着去除煤、清理皮带巷卫生。“一个班就清理几十吨煤泥煤水,回到家中腿肚子都打颤。好几个一块来的职工拔腿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

面对困难方显优秀品质。王超没有退缩,面对班组形象和职工习惯存在的弊端,他建议推行定置管理,比如不同型号的扳手、套筒,钢丝钳、断线钳等各式各样工具在现场整齐、规律码放,取用方便,带动了全工区质量标准化、精细化管理工作全面提升。

机电工区区长赵东赞为他点赞的同时,为更多90后职工罗列出一堆毛病:自我、叛逆、不懂礼貌、吃不得苦,受不了批评,动不动就跳槽……

“不是90后没有担当,每个电路元件都有明确尺码、每个电机开关位置分布在千余米皮带的不同位置、绕线模具具体尺寸、细密复杂的线路图……不光考验我们的学习能力更考验着耐心。”

对笔者道出苦衷的同时,王超赞同区长的看法,“确实有的‘90后’职工觉得干的久了自然就好了,跟着师傅听安排又不用动脑子;还有的人认为反正混到点上井,爱咋咋地,有考勤就行了。”“我们不能总是任性,遇到困难就撂挑子,缺乏责任心,应把目光放长远。”

知耻后勇。每天王超随身携带一个小本,把看到听到的每个小细节都记下来。下班除了“宅”在家看书查资料、就用笔记本电脑做一些设备配件的三维图形。

在师傅的指导和自己努力下,进步很快的王超以实绩赢得了职工信任:针对岗位工离皮带太近易被刮倒这个几十年来都被人忽视的安全隐患,利用跟班间隙,细致测量皮带巷尺寸,在整条皮带间隙亲身尝试刷漆标出“生命线”。在井下南翼一部皮带机首次采用永磁同步电机进行驱动,实现了软启动,减少了机械冲击,降低了皮带强度的要求,确保了煤流系统安全零事故。

春去秋来,光影流转。在寂寞的拼搏中,王超渐渐在这个不到300人的工区找到了归属感。2016年9月,皮带工区和机电安装合并组建机电工区,他被任命为技术员。

“有一种青春叫被选择,有一种青春叫敢担当。当我们个人被企业选择时,再苦再累,只要坚持往前走,属于你的风景终会出现。”王超说,岗位不一样,梦想一样。被选择的青春是他一生最大的财富。(王建 李弦德)


上一篇:曾九菊:放下身段,踏实工作下一篇:创新者的“表情”最迷人——我矿青年技工素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