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谁念秋风独自凉
2017-09-04

秋天不迟到,立秋之后气温在早晚已经有了微凉,虽然中午还是热浪翻涌,可是一早一晚的温度,已是相宜。

走进秋意,在一声声幕落的蝉鸣里。仔细看了,地上已是有了落叶的痕迹。

我们一定是孤独的太久,甚至忘记了季节的呼唤。那一日,路过云端雾海,看远山隐约,山之巅处,我们明白了自己的微小。博大的秋色,颔首着一段段回旋的旋律,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弹奏着岁月的篇章。一丝一缕,一点一滴。  

那些陪伴我们走过许多路的人,不言语的写出了岁月里最美的情书。茫茫世界,会有多少人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呢?有的归来,有的离去。

还会不会有人千里来寻你,还会不会有人在深夜为你执笔?

 发黄的邮件,写满了青春时的不经意。而今,越来越安于世故的我们,总是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

精致的,糟糕的,都会经历。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啊,一定是不知道后来的。

浅秋,有丝丝凉意渐起。会披件薄衣,立在窗前,听心情澎湃。是秋了,内敛与成熟,收获与喜悦。就连淡淡的忧愁,也多了一份沉重的镶嵌

是谁,在四季中念起?

是谁,在日月里诵诗?

那些深藏于心的东西,会在某个深夜或者某段时间,反复的出现。我们学会了删除和遗忘,可是很多刻在心底的东西,已经蚀骨,就那样肆意妄为的在周身流动。

当时,我们不管不顾的挥霍着,时光和热爱。

等到秋来,已是过往。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在当时就珍惜自己拥有的,这样我们才会在后来,没有后悔自己走过的路。哪怕是最让人嘲笑的幼稚,到后来,也是弥足珍贵的。

“我活着,每一天感受着所有的细节和琐碎,并且尝试将它们位于欣赏的位置。”(赵静


上一篇:初一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