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东滩煤矿>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初一新生
2017-08-24

今天,在我值守的岗前,蹦蹦跳跳走过一群穿军装制服的学生,经询问得知,他们是本矿校初一新生,正在参加学前例行军训活动,初一新生,几个熟悉的字眼,一下子让我陷入深思……

那应该是上个世纪八十年初,我的家乡特别穷,那时的社会风气是,越穷的地方孩子就越多,大家似乎也都懂得用知识改变命运,所以学生名额竞争特别厉害。而我当时就处在小学升初中的阶段,所在的淮北濉溪沈桥小学,自五年级下学期就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筛选,不断缩减考初中学生的人员名额,学习一直在中游徘徊的我,也多次惊险通过选拔考试。在最终五十名学生只有二十人参加初考后,我在最后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废寝忘食,使出了所有的劲头,下了真功夫,学习到天亮,甚至半夜到老师家开小灶,都是常有的事。

考试如期在六月份进行,那两天下暴雨,天气异常闷热,却丝毫没有影响我的发挥。各科考试都很顺利,我很快就做完了试卷,考完感觉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考试前的努力付出没有白费,月底,从乡镇办事回来的表哥,在学校的考生录取榜上,看到了我的名字,且排名第四,乐滋滋的赶紧回来向我这个秀才道喜,母亲和我听到后都很高兴,可高兴过后,我又陷入深深的思考。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的我已经懂得为家里分担事务,我的哥哥姐姐都在上学,学费及衣食住行都要花钱。八十年代的农村,责任田刚刚分产到户,我的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人在家侍弄田地和照顾我们兄弟姐妹的生活起居,家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对于我们这样困难的家庭,家里的孩子都要读书,谈何容易?我能顺利升入初中吗?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只要你能好好学习,不当熊包,再苦、再难,我也供你,放心吧,保证开学让你按时报到。

开学前夕,母亲卖了几棵树和家里唯一的一头山羊,凑足了我和哥哥姐姐三个人的学费。可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上,除了写着书费、学杂费等,住校生还需要交伙食费,每月十斤粮票和二十元钱,也可以交粮食抵伙食费,交什么吃什么,哥哥姐姐上高中,路途遥远,且学习任务重,我不能与他们争这一点来之不易的粮票和钱,所以,我打算交粮食抵伙食费。

开学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八月三十一日,一大早,我背上母亲亲自缝制的书包,带好学费,因为家里没有自行车,我就拉着地板车,车上装着母亲精心挑选、洗净、晒干的一袋地瓜干,半袋豆子,半袋玉米,半袋麦子,经过一个多小时,来到二十里开外的初中学校。到校报到后,学校直接发初中新书、打扫卫生和分班、分宿舍,接着就正式上课,根本没有什么军训,都是乡村孩子,野得很,身体好,不军训也棒。

至此,我作为初一新生,开启了自己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中学人生路。(赵静)


上一篇:游台儿庄古城